读党章、学精神、抓落实 ——记2015级物理学系本科生班党章学习小组第四次会议
发布时间: 2017-12-12     文章作者:     访问次数: 70

20171215日,15级物理学系党章学习小组第四次会议在32号楼一楼活动室顺利开展。本次会议内容主要包括:分享十九大报告学习心得,学习党章第四章和第五章,解释党支部理论学习结构思路,提出问题——什么是毛泽东思想,讨论文化工业,开展关于戴植锐和童业恒同志党员发展的座谈会。

(一)分享十九大报告学习心得

正如周日博士生讲师团在班会上的演讲所说一样,十九大报告本身就是一个凝聚了全体人民智慧的宏伟工程,值得所有人仔细解读细细品味。这次报告高屋建瓴,站在全新的时代高度总结了当在过去五年的工作成就,回顾了改革开放以来的伟大历史进程和宝贵发展经验,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绘制了宏伟蓝图,并将在下一阶段指导全体中国人民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

(二)韦伯、马克思和卢卡奇的关系

卢卡奇直接从马克思的商品拜物教批判思想出发,充分的吸收了韦伯的合理化批判思想,在此基础上提出了自己的物化理论。可以说卢卡奇的物化理论是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双重批判:对资本和合理化的双重批判。

卢卡奇实际上是站在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的立场上对韦伯的思想进行了包容和超越。卢卡奇之所以会超越韦伯的新康德主义的立场,是因为他从一开始就同时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形式理性原则和浪漫主义原则展开了批判,而他后来之所以能够转向黑格尔的马克思主义立场,则主要是因为他又同时吸取了来自宗教和辩证法等两方面的思想来源。更进一步说,卢卡奇之所以能够把宗教和辩证法等两方面的思想资源综合在一起,则主要是因为他受到了马克思的拜物教批判思想的直接影响,所以他最终站在了商品拜物教批判的立场上扬弃了韦伯的合理化批判思想。

(三)可以在柯拉柯夫斯基的《马克思主义的主流》中找到关于毛泽东思想的诠释

柯拉柯夫斯基在《马克思主义的主流》中把马克思主义归结为乌托邦一类的学说,换言之,马克思主义在柯拉柯夫斯基眼里是不可实现的信仰教条,将成为与思想史上某些盛极一时的学说殊途同归的东西。但实践来说,在今天,马克思主义依然是中国等国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指导思想。马克思主义在二十世纪与中国文化的一次次汇合并在之后的一次次转型中,深刻而又巨大的改变了中国的社会面貌,加速了中国的历史进程。

(四)文化工业“人的欲望是人造的”

文化工业这个概念的提出,是用来批判资本主义社会下大众文化的商品化及标准化的。正如阿多诺和霍克海默曾在书中写道“在这个可以控制温度的地方(电影院),城市里的失业者可以找到冬暖夏凉的感觉。然而,不论电影院有多大,这些言过其实的生活机制并没有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尊严。那种‘完全利用’现有技术资源和设备来满足大众审美消费的想法,正是构成经济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这种经济制度却从来不肯利用资源去消除饥饿。”由此,霍克海默与阿多诺得出了一个重要的结论——“文化工业是资本主义的水泥”。这也就是说,文化工业的初现加固了资本主义制度。资本主义通过对文化的垄断,继而彻底控制了人的意识。传统艺术的批判性维度业已消失,当代艺术是堕落的,腐朽的艺术,是彻头彻尾地为资本主义统治服务的。

  会议最后开展关于戴植锐和童业恒同志党员发展计划的群众座谈会。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