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量子通讯”与“量子计算”看中国尖端科技发展现状——记2017级物理学系本科生班党章学习小组第三次会议
发布时间: 2019-11-23     文章作者:     访问次数: 40

20191110日周日晚,2017级物理学系本科生班党章学习小组在恒隆物理楼248会议室开展了本学期第三次党章学习活动。此次会议由王可欣、周运两位同志主持,辅导员田博衍莅临指导。

会议由最近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的“量子阅读”、“量子通讯”和“量子计算机”讲起,接着便引入了这次学习的主题——我国在科技发展方面的相关政策以及产学研结合的政策方法。

首先,王可欣和周运两位同志分别梳理了关于量子通讯和量子计算的相关知识。王可欣同志在介绍量子通讯时,通过一个简单的例子并且结合专业知识对相关内容进行了剖析,并且向大家提了诸如通讯速度能否超过光速等问题;周运同志在简单介绍了量子计算机的基本构造和Google前几日的突破后,援引了《2019量子计算发展白皮书》中的内容,简单地介绍了我国在量子计算方面存在的优势与不足。

随后,针对我国的不足,周运同志展示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新时代科技创新的重要论述。包括科技创新地位论、科技创新道路论、科技创新体制论、科技创新战略论、科技创新主体论、科技创新目的论、科技创新目标论。

同时还援引了财政部今年4月份修改的《事业单位国有资产管理暂行办法》中修改内容,进一步表明了国家对于科研院所高校科技成果转化方面做出的努力与鼓励。主要是因为科研院所高校的科研成果被界定为国有资产,处置时要做评、备案,这个过程不完成就无法实现转化,严重影响了转换效率;修改之后,科研院校对其成果拥有了更多处置权利,大幅简化了办事流程。

最后,针对我们国家量子计算机的发展、产学研如何更好的结合、群众对科技中重大突破关注度不足等问题,同志们进行了约10分钟的分组讨论,并进行了总结发言。

第一组的问题是:我国在尖端领域的研究应该积极寻求全球合作还是坚持自主?他们通过讨论,得出以下结论:我国要坚持自主研究,而且在尖端领域中引领方向。想要做到要有话语权,首先要自己能力强,“打铁还需自身硬”。而且要保持自身领导地位,比如在5G要有自己的话语权,否则“美帝掌握核心科技”。在合作中也要处于核心地位,做到把峰会放在中国,基地放在中国。

第二组讨论了企业牵头与国家牵头进行科研两者的利弊。他们觉得国家资本巨大,所以投入很多;企业考虑到收益慢,风险大;国家牵头,可能不太了解投资到哪里。国内的WE大会、达摩院,其实是中国企业在追赶外国企业,希望通过企业的力量带动相关产业发展。

第三组在基础学科的科研成果的进入民用领域市场在现阶段存在着巨大困难、如何让产学研三者更好地结合中表达了他们的看法:国家需求和高校目标不同;那么一个好的解决方式是校企结合。学校如果不以拓展学科为目的,那么基础研究可能会没落;如果没有结合生产,也会有问题。对高校而言,主要任务还应该是基础研究,培养人才;有生产效益的研究也要结合实际情况去投入适当的人力物力。

第四组是关于科普的问题,他们认为伪科学大量涌入市场、社会说明社会结构中这部分存在空缺,比如中国的科技精英没有大批进入教育行业。社会需要更多的优秀的科普人员。科普方式:针对不同人群,结合他们的特点用不同科普方式,以得到更好的效果。

通过这次活动,参加党章学习的每位同志对于先进科学知识了解的同时,还对国家对于教育、科研、产业三者结合的政策有了更加充分的理解。

  



【关闭窗口】